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汉血长歌

正文 第七百七十九章 人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张孝武知道对方心态已经崩溃了,这种战斗毫无兴趣,若是战场之上他会毫不犹豫地除掉对方,可现在不过是民间意气之争,他再也没有打架的欲望了。他拍拍身上的灰尘,抹了一把并不存在的汗水,淡淡地说道:“你们打了驿站七个人,我也打了你们七个人,两下平手了,此后不再追究。”

    那头领敢怒不敢上,只能硬着头皮道:“日后再讨教。”好在他没有说要找家长,否则就真丢人了。

    张孝武笑了一下,并未言语,只是目光如同一支利箭般对视了过去,那头领眼神发虚地转过头。张孝武转身面对郭斌与吉向海等人,说道:“看我的面子,这件事就此罢休,如何?”

    郭斌嘴巴才合拢上,心说哪里来的杀神,他是上过战场的,可是只是一个弓箭手,甚至没有见到过敌人,根本无法体会搏杀的惊心动魄,然而看到张孝武与打手们的打架,他这才意识到什么叫做打架——不,什么才叫做战场,忙赔笑道:“好,好,好,就此罢手,就此罢手。”可能因为笑容牵扯了脸上的伤口,忙捂着脸揉了起来。

    “走吧。”

    张孝武便带着驿卒们离开如意赌坊,英哥儿跟在他屁股后,得意地大摇大摆,仿佛得胜的是自己一样,还偷偷地问:“师父,你这么能打,是不是也是被打出来的?”

    张孝武摇头道:“我很少被打,被打能出武林高手吗?”

    英哥儿急道:“那我是不是白挨打了?”

    张孝武道:“我那是在战场上练出来的生死技巧,所以我不应该打你,应该把你送到边军与犬夷对敌,只要你活下来十次战斗,你也能成为高手。”

    英哥儿一个激灵,心说我要是战斗十次,坟头草都比自己高了吧。

    郭斌一行人死活拉着张孝武等人去酒楼喝酒,张孝武推脱不过,便与他们一起吃了顿饭,期间众人纷纷上前敬酒,张孝武说自己不胜酒力,反倒是驿卒们如同打了胜仗一般。其他人吵闹的时候,郭斌坐在他身边,看了看另一桌的吉向海,才说道:“你不是叶武,你叫张守正,是吧?”见张孝武点头,郭斌又道:“张大侠,大恩不言谢,你花的钱我会尽快还给你,另外你还替我们找回了面子,我欠你一个人情,你有何要求尽管提。”

    张孝武也不扭捏,直接说道:“你在东六巷美食街上,替我租一间临街的铺子,我要开一家店,五百两不必换了。”

    郭斌听了后哑然失笑,内心有点失望道:“你是大侠,如何开小店生活?那做生意的小贩整日被地痞骚扰被帮闲勒索,不行,不行。”他拍了拍脑袋,建议说:“我和驿长大人非常熟,保你进六驿如何,你来我丁什队,做我副手。别看我手下这群小子咋咋呼呼,但遇到大事儿都不行。反倒是你当真是大人物,遇事比我淡定,最重要的是你功夫好,我算是看出来了,你是个万人敌。”

    张孝武淡淡一笑:“谢谢了,但我另有打算。”

    郭斌摸着下巴,想了想才说:“看来我们六驿是庙小了,我帮你去寻店铺就是。只是想要在东六巷找一家空闲的店铺,的确是太不容易,那里生意太火爆了,谁愿意将店铺兑换出去呢,你给我几日时间。”

    张孝武道:“我只借用店铺一个月,店面可以不大,但地段一定要好。”

    郭斌眼睛一转,压着嗓子问道:“你该不会是打算刺杀谁吧?”

    张孝武失笑道:“你想哪里去了,我是准备用美食与河间王管家扯上关系,成为河间王府的家将罢了。”

    郭斌一拍大腿,顿时恍然道:“张大侠,原来你有这志向,难怪不愿做驿卒,难怪,难怪。做河间王的家将可远比做个驿卒或者游侠抢夺了,虽然河间王不在了,但天下间都知道河间王是皇上的大舅哥,婉贵妃的本家,大皇子的大本营,整个幽州军表面上是夏将军的属下,但实际上都是河间王府的,未来也是大皇子的。你做了他家的家将,日后必定荣华富贵不在话下啊,可别忘了兄弟们啊。”

    张孝武微微一笑,举杯共饮,心说幽州军与皇帝之间的关系,便是贩夫走卒也一清二楚,这天下间还真没什么秘密了。

    酒宴散去之后,郭斌又对吉向海感叹道:“你这个妹夫,将来是个人物。”

    吉向海苦笑:“他要真是我妹夫就好了,可惜他是个假的妹夫啊。”

    郭斌劝说:“这样的英雄人物,你必须要留在身边,他现在不是你妹夫,将来难道不是吗?另外我可听说了,叶家在外面到处乱说,说你妹子克死了他们家的麒麟儿,你说说这叶家什么玩意。算了,不说叶家的不是,单说你这妹夫,向来也是豪杰豪侠。”

    吉向海苦笑道:“我只怕高攀不起他呀。”

    张孝武等人继续考察几日,认为可在美食街开家臭豆腐店,于是便与英哥儿和顾清兮说起。二人不知道臭豆腐为何物,张孝武说就是带味道的油炸豆腐块,只不过闻起来味道很臭,吃起来很香。

    “做生意?”英哥儿苦着脸,说咱们都是游侠儿了,怎么还做小买卖,咱们得干一票大的,要不然打家劫舍吧。

    张孝武给了他一脚,笑道:“我们不用出面,是雇人去做,我们只在背后等着芒种出现。”

    顾清兮道:“张大哥,你能确保她一定会来小店吗?”

    张孝武笑道:“凭我对芒种的了解,她一定会对这种从未出现的小吃感兴趣。”

    顾清兮道:“一切由张大哥做主。”

    英哥儿想了想,忽然惊道:“师父,那臭豆腐的臭味儿怎么溢出?该不会用屎尿吧?那怎么不得被打死吗?”

    张孝武哭笑不得:“臭豆腐有很多种做法,有的是要发酵的大豆来做,有的是用豆腐块直接发酵,我们用豆腐块直接发酵来做。”

    “发酵……是何物?”英哥儿问。

    张孝武认真地道:“就是放得馊臭了。”

    两人大惊,心说这还不挨揍,哪跑得了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