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仙缘归

章节目录 两百六十六章 踏着浮云向上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是你。”

    声音嘶哑,阿华看了一眼君茶,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光滑洁白,便将手放了下去,垂在身侧。

    沙哑氤氲,带着风沙刮过皮肤的感觉。君茶略微惊讶了阿华的声音,以往阿华唱戏,声音要么哀愁,要么清丽。很少有种沧桑过后无尽的疲惫空虚。

    “师姐,你到底是什么情况?”

    君茶现在在同期修士中,修为算是低的。且虽然阿华修为在上次许久前见过就再未精进,但名义上,对其他人来说,阿华入宗门更早,唤阿华一声师姐也不为过。

    “没什么事,不要把我在这的事情告诉我爷爷。”

    面色疲惫,阿华黑眸中的光暗淡下去,眼皮便覆盖住眼。

    一阵静默,君茶站起身,走到门口,背对着阿华。

    “师姐,我不知道你和无荩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青守真人应当是关心你的。”

    青守真人正是阿华的爷爷。

    阿华手背覆着眼,凌乱的青丝落在床间,一袭红衣轻纱重重叠叠,好似一朵妖艳的红莲,艳丽而又糜乱。

    活脱脱一个颓废美人。

    君茶合上门。

    火烧似的晚霞飘荡在天边,金色慵懒的阳光落下最后一丝温暖,便毫不犹豫的转头离开。

    阿华不再穿着那身闪亮繁杂的戏服,面上也不再有着那戏曲上夸张却又和谐的妆容。

    反倒是,她如今这幅打扮,像君茶第一次见到无荩的样子。

    第一次见到无荩,高傲的俯瞰一切,一袭红衣可望而不可攀,黑眸之中存有的仅有他们不知道的执着。

    正当君茶打算抬腿离开,身后的房门被突然打开。

    落日已尽,阿华深深地藏在阴影之中。

    “你进来吧,算是还我上次蒙骗你去混乱央地的人情。”

    君茶进屋后,阿华从储物袋中掏出一根残烛。

    残烛通身为碧绿色,烛身上刻着复杂的鎏金花纹。

    指尖橙黄色火焰略过烛芯,便点燃了这一不同寻常的残烛。

    在烛火的映照下,阿华光滑的额间长出了两个小小的犄角,眼角多出了些许黑色的鳞片,连那原本有着些许亮光的黑眸化为了浓郁的黑色旋涡,不见任何光亮。

    “知道什么是魔吗?”

    阿华黑的没有亮光的眼眸盯着君茶。

    “就长我这样。”

    两个黑的黝亮的小犄角,眼角细细的鳞片,黑的不见光的眼眸,其余基本就是人族的特征。

    只不过,由于阿华一袭红衣,气质颓废,加上姣好的容颜,整个人有着别样诡异的美。

    “我知道你和无荩有着千丝万缕紧而又疏的关系,也许我应当告诉你,九黎巫族在寻找沧灵界最原本的面貌。”

    “什么叫最原本的面貌?”

    疑惑不解,沧灵界还有什么原本的面貌?

    “灵界。”

    轻的如一丝风,可是一下子就把君茶炸懵了。

    “沧灵界……和上界有什么关系?”

    咽喉之处似有异物堵住,君茶艰难地询问。

    “这只是我根据无荩的行为想法的猜测,我并不确定。”

    阿华摸了摸头上的犄角。

    原来,自上一次阿华,君茶,苏末砚三人落入九黎巫族在玄澜的族地,红枫树林。

    行将就木的孟君就已经开始做了最坏的打算,为无荩留了一条后路。

    一旦无荩不能在外界顺利活下去,那么就和韩邺一样,寄生在他人身上,逐步取代。

    而阿华正是孟君为无荩所留的后路。

    不然为何当时最为珍贵的仙灵之气给了阿华。

    而给了君茶嘴上说是朱雀,实际是朱雀与金乌的混血。

    “现在无荩和我几乎已经完全交融,我开始逐渐看到九黎巫族的一些情景。”

    流畅的话语逐渐吐露,阿华带着不属于她的回忆,向着君茶慢慢叙述她结合无荩记忆的猜测。

    当年灵纹一族是以用药剔除血脉的代价离开混乱央地,而这也仅仅只存活下来了一部分,并在外界逐渐繁衍,忘却百族的身份。

    而九黎巫族出世却是带着血脉的。

    当时九黎巫族在灵纹一族离开后,得到了灵纹一族的药方,原本也萌发了想用和灵纹一族一样的方法离开混乱央地。

    但是刻在血里的东西,强大的力量不是任何人都能够轻易抛弃的。

    九黎巫族的大部分人在当时是不能抛弃的就对了。

    于是乎,他们离开的计划就这么推迟了。

    直到,九黎巫族发现了转机。

    他们在一处已经几乎都是野草藤蔓覆盖,冠木丛生,几乎与森林无二的洞穴之内发现了另一张不知道用什么材质保存下来的药方。

    那药方与灵纹一族的药方是多么的相似,但却是全的,且功用也是写的一清二楚。

    那药使得他们能保留血脉的同时,离开混乱央地,这是多么诱人的前景。

    花了数百年甚至上千年准备,九黎巫族对外称打算修改灵纹一族的药方,带领全族离开混乱央地,但内里,是在收集那张古方上的灵植,慢慢试验。

    渐渐地他们发现,古方之上所需要的灵植在混乱央地内大部分只有相似,从未有一模一样的。

    而后顺着古方和发现古方的地点,九黎巫族发现了了几株由仙灵之气供养的灵植。

    仙灵之气,那是在下界几乎无法见到的,只有在上界才能见到。

    一个狂喜之后,便又接着来了一个狂喜,对着那个洞穴进行秘密地深入发掘,九黎巫族发现了一处几乎已经被岁月侵蚀干净,只能依稀辨别出的一处广场。

    广场作何用不知道,但铺在广场之上的矿石的工艺却不像是沧灵界这一个下界所能拥有的,因为在炼制时,需要引仙灵之气进行打磨。

    能轻易引动这么多仙灵之气,且有这么多仙灵之气可以引动,足以证明这被岁月洗刷的广场是多么的伟大。

    九黎巫族也曾试想过这广场是某个上界撞入沧灵界的,但上界之物落入下界,不可能毫无声响,何况这么大的广场,铺在广场上的地砖对于沧灵修士就是炼器的宝物。

    因而,随着深入,九黎巫族发现了沧灵界放在眼前的秘密。

    那正是沧灵界的源头远比他们想象的要久远,要奥妙。

    沧灵界是在不知多久的岁月中一步步惊险地堕落成为今天的下界。

    可能一个不小心,没有平安堕落,沧灵界和沧灵界内的生灵就粉身碎骨。

    顿时,巨大的惊讶压住了九黎巫族,九黎巫族造出了他们想象中的梦。

    九黎巫族是天选之子,不然如何能发现这巨大的秘密。

    他们便开始了他们的逃离计划,甚至征服星辰大海。

    可惜他们的发现真的只是他们的偶然与幸运。

    之后,虽靠着丹药出逃混乱央地成功,但似乎命运和古方不眷顾九黎巫族,最终九黎还是走向了衰落。

    而剩余的最后一点族人,例如孟君、无荩到现在还在为沧灵界是灵界而兴奋。

    但到底为执着什么又能得到什么却又是说不出来的。

    可能执着的是他们是沧灵界那段几乎堙灭的历史的第一个发现者。

    第一个总归是兴奋而又疯狂执着的。

    可惜现今出去的九黎巫族,只剩下无荩还在苦苦挣扎拥有一具完好独立自主的身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