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抠神

章节目录 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打破第四堵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见苏溪保持了沉默,并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程煜就知道,陈宇恐怕没有完全的不在场证明。

    要么,是苏溪自己离开过,而当时一楼又没有其他人在场,也就是说白小玟已经回屋了,而邓景亮却还没有下楼。

    要么,就是陈宇离开过。

    在吊顶上动手脚需要的时间很短,所以苏溪没有办法替陈宇证明。  但其实程煜并不想追究这个问题,虽说这种手脚很容易动,但吊顶脱落的时间显然很难控制,这里的七个人都是聪明绝顶之辈,他们不会想不到这一点。而且吊顶的材质很是松散,只要稍微一接触就能察觉到这一点,那么原本有心在吊顶上动手脚的人在触碰到如此松软的材质之后,几乎都会直接选择放弃,就像程

    煜之前所说,这东西就算是砸正了脑顶,恐怕也就是让程煜稍微有点晕眩而已,除了打草惊蛇使这里人人自危,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好处。  更何况,没有人会想到程煜会去趴在栏杆上,而吊顶掉落的地方又在程煜的正门口,除非有机关可以控制吊顶脱落的时间,是以当那个人看到程煜趴伏在栏杆上的时候,再去启动那个机关,那才能起到一点作用。并且,这个人的目的根本就不是伤害或者意图杀死程煜,他只不过是为了制造混乱,好让大家彼此猜忌

    而已。  事实上,当事情发生之后,程煜就已经很认真的检查过吊顶脱落处,以及掉落下来的部分,都没有看到什么设置机关留下的痕迹,所以,程煜内心其实早已

    判定,这应当就是一起意外事件。  一边从酒柜上拿下餐厅里众人提到的红酒,程煜一边说:“其实我并不怀疑陈宇,或者说我并不怀疑任何人,吊顶掉落这件事,几乎找不到控制其脱落时间的

    方法,而且也没有人能控制我,令我站到走廊里,并且还趴伏或者倚靠在栏杆上。”  “所以你觉得这只是个意外?”苏溪从程煜手里接过两瓶红酒,看了一眼标签,是拉菲,年份是三年前,这意味着是三年前采摘的葡萄,那么也就是今年出厂

    的新酒。  程煜走到另一个酒柜前,又拿下两瓶红酒,点了点头说:“毕竟是这么老的房子了,而且又在小岛上,四面环海,虽然有新风系统控制湿度,但我想这幢建筑

    的老化程度肯定要比陆地上快。吊顶的石膏材质又过于松软,发生这样的事情也算是正常吧。”

    “真的不怀疑任何人?”苏溪歪着头,跟她一贯的知性形象判若两人,似笑非笑的脸,显出几分俏皮。  程煜笑了笑,说:“非要说谁最值得怀疑,反倒是郭平安吧。这么在他背后说他坏话好像不太好,但是,想要让那个吊顶发挥一些作用,就必须是在我趴伏在栏杆上的时候使其掉落,客房的门上都没有猫眼,并且门和门框贴合的都非常紧密,根本就没有可供窥视的缝隙。而当时只有郭平安看到我正趴在那儿……不过

    这只是提供一种可能性罢了,我个人是真的并不怀疑任何人的。”  “只可惜,你就算再如何坚信那只是个意外也没有用,事情发生了,彼此心中的芥蒂就已经埋下了,恐怕此刻已经有人在积极防范,甚至于考虑是否应该先下

    手为强了。”

    苏溪很平静的说着这番话,似乎这就是普通的唠家常,但是,程煜却听出其话语之中,那无比残忍的内涵。  程煜心道,好像这个虚拟空间之中,人物和现实世界最大的区别就是他们仿佛每一个都不忌惮法律,他们把有可能出现的犯罪,看的就像是上下班通勤挤了

    一趟地铁那么寻常。而这本身,就太过于不寻常了。

    拿了几瓶酒,又帮郭平安取了一瓶茅台,程煜按下电梯按钮,电梯门缓缓打开。  进入电梯之后,两人默默无言,直到电梯停了下来回到了地面上,苏溪却并没有准备离开的意思,反倒是回过头,看着程煜的眼睛,说:“你就没有怀疑过,

    那个吊顶原本针对的对象有可能不是你呢?”

    程煜一愣,刚想问清楚苏溪是个什么意思,但电梯门打开了,苏溪已经迈步走了出去,程煜追上去,却也已经不方便继续发问了。

    进入到餐厅里,老伦敦早就为他们准备了几只醒酒器,程煜把不同品牌的红酒分别倒入不同的醒酒器,放在餐桌上任凭众人随意取用。

    郭平安自然是给自己倒了一杯茅台,浅浅的抿了一口,双眼眯起,脸上的表情显得很痛苦,但是很快,他的表情舒张开来,显然很满意这酒的味道。  “还得是白酒好喝啊。”郭平安低声感慨,然后环顾全场,发现只有程煜起身拿起了茅台酒瓶,也给自己倒上了少许,于是乎,郭平安举起杯,冲着程煜遥祝

    了一下。

    程煜回应着郭平安的遥祝,自己也喝了一小口,心里却一直在想着苏溪的那番话。

    吊顶针对的对象不是我?这是什么意思?可如果不是针对我,又会是针对谁呢?谁会没事跑到我房门口的栏杆附近呆着?  程煜虽然智商跟在场的人肯定是不相上下,但毕竟术业有专攻,这些人平日里显然都喜欢玩些解密啊推理啊密室逃脱之类的游戏,就像是陈宇告诉过他,平日里陈宇虽然从未去玩过密室逃脱,但却热衷于剧本杀,而剧本杀现在除了语言上的交锋,也越来越依赖于环境布置里隐藏的那些线索了,甚至于可以说,一个

    成熟的剧本杀,根本就是传统的****和密室逃脱的结合体。只不过,剧本杀没有密室逃脱里设置的那么多恐怖惊吓而已。

    是以,程煜在推理这方面,纯粹是天赋型选手,但显然就不如这七位想的那么多了。  除非再获得跟苏溪单独相处的机会,否则,这个疑问只能由程煜自行解开,这样的问题,不管去问谁,都有挑事的嫌疑,就仿佛程煜一定要用这件事搞得人

    心惶惶一般。  可是,程煜想了半晌,甚至于从每个人的角度都去想了,然后也将所有人都设置为被设计的对象,可很快程煜就意识到这是徒劳,因为其实状态都是一致的,没有人可以计算出吊顶脱落的时间段,更加没有人能令其他人站在程煜门口恰到好处的那个位置。有了这两个否定条件,这个诡计实施成功的可能性近乎为零

    。

    程煜只顾着自己思索了,没留意苏溪其实一直都在暗暗的观察着他。

    两个人本就是挨着坐的,苏溪不管是靠在椅背上,还是用手肘支撑在餐桌上,只需要眼睛稍微瞥一眼,就能将程煜的姿态尽收眼底。

    这顿饭一直吃到九点半,有些人甚至已经萌生出微醺之态,可去帮程煜取信的老伦敦,竟然还没有回来。

    别人有没有留意到这一点,程煜不知道,但他自己却觉得很奇怪。

    一推餐桌,程煜仿佛自言自语一般,但他的音量却能让餐厅里几乎所有人都听见:“老伦敦怎么还没回来?”  这一下,餐厅里的那些人也都装不下去了,纷纷望向程煜,他们当然不可能没有留意到这一点,只不过谁也不愿意率先提及。但既然是程煜自己开了口,这

    些人也自然都纷纷点头,有人甚至提议,要不要出去看看。  “意义不大吧,我们对这座岛肯定没有老伦敦熟悉,它要是都能迷路,我们出去后还回不回的来?”说着话的,是谢彦文,他显然是七个人里最为保守的那个

    。

    而七人当中最激进的毫无疑问就是提出出去找找看的邓景亮,可谢彦文这么说了,邓景亮也就没有坚持。

    程煜朝着餐厅大门走去,一边走一边高喊:“老伦敦,老伦敦……”

    众人看着程煜的背影,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挪动脚步追上去,这会儿,无论谁追出去,都会显得别有用心。  走到大厅正中央,程煜一边叫着老伦敦,一边发现大厅地板上摔碎的石膏吊顶不见了,而刚才程煜假装上楼取东西,最后一个走进餐厅的时候,那些碎石膏

    块明明都还在,可老伦敦又是什么时候打扫的呢?

    下意识的,程煜抬起头,看了看屋顶石膏吊顶脱落的地方,这一下,程煜彻底惊了。

    因为,那个石膏吊顶竟然像是从未脱落一样,又恢复成完整的一块。

    “我去!”程煜惊呼了一声,然后他喊道:“大家伙儿,都出来看看吧。”

    餐厅里的七人听到程煜的召唤,都是第一时间奔向门口,鱼贯而出,看到程煜站在大厅里安然无恙,大厅里似乎也没什么变化,众人才算是放下心来。

    众人跑向程煜,七嘴八舌的问他:“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程煜指了指头顶,说:“你们自己抬头看看。”

    众人各自抬起头来,然后,此起彼伏的“我去”不绝于耳。

    “这是怎么回事?”郭平安第一个跑向楼梯,他决定上楼看看。

    其他六人相互对视,然后也纷纷走向楼梯,反倒是程煜这个发现者落在了最后。  刚才程煜惊呼出声,着实是因为觉得这件事比较诡异,但是冷静下来之后,程煜又在想,这毕竟只是个虚拟空间啊,这种空间里的固定场景会不会有自动复

    原的效果?就好像游戏里,两个游戏人物打的狼藉一片,但转一圈刷新之后,那里又恢复如初。

    虽然在这种主题之下有刷新机制挺吓人的,但谁也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否则,这石膏吊顶无缘无故的恢复了又是怎么一回事?

    上了楼之后,程煜看到自己门前也已经变得干干净净,原本那里可是也有碎成几块的石膏呢。

    陌生七人组自然都围在程煜门口那小小的地方,每一个人都伸长了脖子看着那个恢复原状的吊顶,面露惊恐之色。

    邓景亮说:“我去了个大去的啊,这也太惊悚了,我们是呆在一个游戏里么?这玩意儿还能自动刷新的?这世界到底是什么啊!”  程煜一愣,这是要打破第四堵墙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