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蓝锁乙女)智江小姐是理疗师

章节目录 38.自己的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慢跑热身结束后,糸师凛开始了晨练。

    周围墙壁上器械弹动,露出自动射球的管口。它们会随机变换球的速度和角度,每一发都无法预料。

    凛会利用这些机器进行各种接球和控球练习——用脚背、大腿或胸部停稳飞来的球,然后快速转身带球,转换姿态完成射门。

    他的动作流畅且精准,仿佛程序化的循环。

    不管从任何方位接到球,都会按照自己事先设定好的距离和角度射门,重复到满意为止,以此实现量产进球。

    “……”

    柏崎智江看得咂舌。

    这孩子真是个疯子——冷静的疯子。

    同赛场上傀丝般操控队友、通过精密预判构建射门不同。自主训练时,少年的本性无处遁形。

    动作平铺直叙,看上去没有任何技巧……但每个动作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射门。

    通常球员练习,大多会给自己预留一些思考与调整的间隙。

    接球时先琢磨一下对策,就好像比武时先试深浅,见招拆招,寻找制胜的一击。

    而糸师凛却不是这样。

    他像一把阎罗刀,出鞘第一刀便要杀人。旁人还没蓄满全力,他已下了死手。

    忘我的沉迷,全凭冲动控制身体,粗暴地瞄准球门。

    他的学艺处就是战场,练习处就是死人坑。

    短短20分钟,他已完成无数进球,密度高得恐怖。

    ...

    中间休息,女人递上一瓶电解质水。

    “谢了。”

    浑身是汗的少年喉结滚动,大口饮下,又要返回场上。

    “停一下,你这个强度太大了。”

    柏崎智江拦住他:“我明白你每晚都会做瑜伽和拉伸来缓解,但长期持续会对关节和肌肉造成影响。”

    她扫了一眼他微微泛红的膝盖和呼吸粗重的胸腹,语气严肃。

    糸师凛不情愿地停下来。

    他还远没达到自己的身体极限。

    女人示意他去长椅上,为大腿铺好热敷包,又触上窄腰。

    少年动作一颤,下意识躲开。

    “怎么,不让碰啊?”

    智江又摸了一把他侧腰。

    “你……”

    糸师凛瞪她一会儿,低声道:“你别乱摸。”

    柏崎智江无言。

    她给他腰间围上热敷带,觉得这孩子有点过分保守。

    “先对腰部和腿部进行热敷,有助于缓解肌肉紧张。”

    她又开始在他的小腿和脚踝上施加轻压。

    “大腿前侧的股四头肌,后侧的股二头肌……还有小腿的腓肠肌最容易累积疲劳。你这种训练虽然可以增强爆发力,但如果不及时放松,就容易积累过多乳酸,睡前反而要加倍护理。”

    女人详细地解释,提到肌肉名时还特意按压那一片肌群。

    糸师凛看她按得认真,连蹭到汗都毫不介意,舌尖舔了舔侧膛。

    “……谢谢。”

    他的声音轻不可闻。

    “谁道谢还板个死人脸啊,你笑笑。”

    少年拧紧眉头。

    在她以为不会得到回应时,他却勉强扯起唇角。

    上半张脸和下半张表情割裂,像极了恐怖片里发癫的反派。

    “你再练练,争取早日进组。”智江笑他,“惊悚血浆片,票房入不敷出的那种。”

    “……血浆片也有受众。”

    凛却争论起来:“我就经常看。”

    ...

    睡前看恐怖电影是糸师凛的习惯。

    本来是为了练习口语而下了个高分电影合集,一部电锯杀人片夹杂其中。

    不管如何挣扎都逃不出杀人鬼的手掌心,一旦被抓住,就只能落得被分尸的下场。

    主角拼命躲藏时,那种毛骨悚然的紧张让他上瘾。

    这个奇特的爱好始于糸师冴去西班牙后。

    他们所属的镰仓联合青少年队赢得了U-15冠军。

    作为王牌的冴被异国球探选中,应邀加入西班牙顶级俱乐部RE·AL的青训体系。

    彼时,兄弟间的关系尚未破裂。

    凛每日拼命训练只为赶上哥哥的步伐,却坎坷重重。

    队里没人能踢出像冴一样令人沸腾的传球,为寻找其他刺激,凛开始逐渐沉迷于恐怖片。

    肾上腺素增加,心率、血压、血糖值上升,在兴奋中忘却疼痛和疲劳。

    就像街机对战里进入了无敌模式。

    随着时间推移,现在无论是欧美血腥还是日式恐怖,凛都会找来看。

    只有经历了脊柱发凉的恐惧,少年才会安然入睡。

    “……”

    柏崎智江听后只觉得头疼。

    ——这孩子在无意识地寻求精神安定。

    或许是因为内心深处的巨大怨恨,他的大脑不得不调用其他途径来释放这些负面情绪,达成某种平衡。

    如同蜜糖,又好似砒霜。

    它赋予他在球场上不断精进的动力,可这份怨念也在无意识地蚕食着他的内心。

    女人撕开一片蒸汽眼罩,贴在他脸上。

    “行了,你躺会儿吧。”

    视野突然变得一片漆黑,少年犹豫地撑着身子,嘴角下撇。

    “在这里?这椅子……”

    智江直接将他按到腿上:“大脑放空。”

    糸师凛枕着女人饱满柔软的大腿,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她穿着件瑜伽裤,体温比他低一些,鼻尖传来浅淡的香气。

    “在想什么?”

    隔了一会儿,她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刚才中断的训练,如果球从右后方传来……”

    女人打断他:“想点别的。”

    少年抿唇。

    “……如果再和那家伙一对一,我绝对要封锁他的……”

    柏崎智江揪了揪他的刘海。

    “想点开心的事。你最喜欢哪部电影?”

    “《闪灵》。”

    凛认真道:“暴雪封山,空荡的酒店。在那种封闭环境下,总有种世界末日的感觉。”

    “那么,世界末日来了,你会做什么?”

    “和那家伙决斗。”

    少年即答。

    “到底有没有认真听教练说话啊,凛选手?”

    智江扯住他脸颊。

    她力道很轻,就算扯痛了或许他也不会阻止。

    训练室天花板上有一面透气的大窗,时间接近正午,为身周披上一层暖洋洋的辉光。

    光线洒在脸上,眼皮内的薄红落进视网膜里。

    少年不由得想起了女人水红色的唇瓣。

    “……和我说话,会无聊吗。”

    凛想了个话题。

    “会吧。”

    柏崎智江正刷着手机,随口回答。

    “那……末日来了,你会做什么?”

    他干巴巴地憋出一句话。

    “那种全人类即将毁灭的倒计时?”

    女人来了点兴趣,思索片刻:“我会去找理奈……我妹妹。”

    “她闯了祸,被关进了少管所。”

    “世界末日一来,看守肯定都跑掉了,我就带一堆吃的进去找她。”

    “……什么啊。”

    糸师凛低声道:“还不是和我一样。”

    “说什么呢。你去打架,我去聊天。”

    她的尾音微微上扬,语气明快:“在那种时刻,果然还是想和最亲近的人呆在一起。”

    “你们关系很好么?”

    “……一般吧。”

    柏崎智江笑了:“很久之前那孩子就不怎么和我说话了。时隔叁年回国,我们的第一面是在家事法庭上。”

    糸师凛认真听着。

    “17岁的孩子,染了一头嚣张粉毛,臭着脸。对律师一言不发,法官问什么都点头。”

    “后来呢?”

    少年下意识接话。

    “我们的会面时间很短。她不愿说,我也没再问了。”

    柏崎智江摇头:“理奈是个有主意的人……我管不了她。”

    “什么都没说吗,明明隔了好几年没见。”

    糸师凛攥住拳头。

    “说了那么一句吧。”

    女人看向远方。

    ...

    【姐姐,你其实不用回来。】

    少女的脸隐藏在鸭舌帽下,樱粉刘海乱翘着。

    她穿着件宽松卫衣,纤细小腿上固定着夹板,手上贴满了创口贴。

    柏崎智江说得口干舌燥,放下水杯,就听见这么句话。

    她皱眉:“……理奈,你知道进少管所意味着什么吗?”

    “你年纪小不放在心上,但姐姐要对你负责。”

    柏崎理奈没说话。

    她脸色很轻松,眼神有种盲目的莽撞,又分外沉着。

    看着那对和她一模一样的褐色眼瞳,智江沉默了。

    ——直到被警员带走,她们都没再说一句话。

    “那是什么意思?她不想见你?”

    少年的眉头紧紧拧起:“在埋怨么?你这么多年没回家。”

    “小时候,都说我性格像父亲,理奈像母亲。”

    女人摸了摸眼罩温度:“……没想到长大后完全颠倒了。”

    “「她有她自己的人生」——那孩子想叫我不要担心。”

    柏崎智江沐浴在暖光下,打了个哈欠:“她已经不是那个六神无主,只会抱着我的腿大哭的小女孩了。”

    糸师凛愣住了。

    【滚吧,凛。】

    【我的人生已经不需要你了。】

    “说到底,兄弟姐妹不就是这么一回事么。”

    “在童年的某段时间相互支撑,独立后再走向各自的人生。”

    柏崎智江稍微掀起一点眼罩,手掌护住,让他适应漏进来的日光。

    “不过末日来了,还是会不远万里地聚在一起——是有这种奇妙的羁绊,对吧?”

    少年躺在她腿上,瞳底清绿。

    热气蒸腾后,他下睫毛湿漉漉的,几缕黏在一起,眼神茫然。

    柏崎智江晃晃手:“15分钟了,首席同学。”

    凛回过神来。

    腰腹一收,他猛地支起身子……撞上了她胸前柔软。

    一片弧度傲人的馨香从脸边擦过,他几乎有些狼狈地蹦起来。

    女人捂着胸口,眼神几分怨怼。

    亏她这么苦口婆心的开导,结果还被痛击要害。

    “我不是故意的。”

    糸师凛急道,面上有些热。

    柏崎智江挑起眉毛。她瞄准他胯间,挥出小腿——脚踝被用力扼住。

    “怎么,不让我报复回来啊?”

    她冷冷道。

    少年匪夷所思地瞪大绿瞳,皱眉纠结会儿,慢慢松开手。

    ——来吧。

    看着他壮士断腕般的表情,柏崎智江大笑起来。

    “行了,逗你玩的。”

    女人对着空气又挥了下腿:“你们是这么踢的么?蛮简单的啊。”

    看了眼她摇摇晃晃的核心,糸师凛长腿一横,足尖截住一只球,送到她边上。

    柏崎智江舔舔嘴唇。

    她瞄准一点,猛地一扫——身子一个趔趄。

    少年早有准备,迅速握住女人一只胳膊,自身后护住她。

    “哈哈。”智江尬笑道:“其实我家运动基因很好的。”

    显然她已忘了,自己是个能在泳池边打滑,四仰八叉摔进水里的奇才。

    凛的嘴角缓缓上扬。

    弧度微小,却准确地被她所捕捉。

    “还是笑起来好看。”

    智江揉揉他发顶,舒了一口气:“别老愁眉苦脸的。”

    糸师凛看着胸膛前的女人,轻轻移开了目光。

    双手在背后,不自然地抠了抠。

    “……嗯。”

    tbc.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